本站首页  机构设置  部门概况  学校新闻  工作动态  理论学习  教学科研  实验平台  学校主页 

 部门简介 
 历任领导 
 现任领导 
 专家风采 

 

        
当前位置: 本站首页>>部门概况>>专家风采>>正文


 
 
李贵真教授
2016-08-03 21:40   审核人:

李贵真(1911—1999),国际知名的蚤类学家,曾任贵阳医学院生物学教研室教授,医学科学研究所所长、副院长等职务。1937年毕业于齐鲁大学生物系,第二年与金大雄先生同赴贵州,在当时的国立贵阳医学院生物科任教。勤奋工作,严谨治学,培养了大批的医学昆虫工作者;毕生致力于蚤类分类学研究,硕果累累,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93篇,主编和参编专著16部,描述蚤类的新种和新亚种72种,建立新属和新亚属3属。先后获全国科学大会奖1项,国家自然科学奖1项,省部级科技成果奖12项[1]

金大雄李贵真教授伉俪是贵阳医学院老一辈知识分子的杰出代表,也是从建校初期开始,坚持六十余年扎根贵州,毕生在母校服务,为学校的发展作出了不朽贡献的资深专家和领导人。

李贵真研究跳蚤始于20世纪30年代后期,她的启蒙导师林绍文博士被誉为“一代水产宗师”、“美国养鱼之父”,曾任联合国水产研究所顾问。还有对她帮助最大的是英国自然博物馆的乔丹博士(K.Jordan),他是世界公认的蚤类研究宗师。1938年,李贵真最早开始从褐家鼠和黑家鼠获得跳蚤标本,当时苦于无文献可查,只好将标本寄给K.Jordan,经他鉴定分辨出伍氏病蚤,于1941年发表为新种,又把一种蝙蝠蚤命名为李氏蝠蚤新种。在此基础上,林绍文导师语重心长地建议她专攻跳蚤。从此她同跳蚤打交道长达半个多世纪之久。几十年来,她为了亲自采集标本,曾多次率领同事和学员们长年累月地从事野外采集活动。她不怕艰苦,不顾生命危险,经常出入于偏僻险境。曾到过云南的弥渡、大理、麻栗坡等地。历尽艰辛,奔波于广阔的动物自然区里。在这些地方,她第一次见到屎鼠(树鼩)在奔跑,松鼠在自己的驻地木板房里东跳西窜。她每天黄昏外出布放鼠笼、鼠板,第二天清早能收回至少五六只鼠类。捕到过褐家鼠、黄胸鼠、姬鼠和鼹等。在祥云还采集到稀有的犬栉首蚤。她将采集的鼠和蚤类一一剥制、封片、鉴定分类。并向当地鼠疫防治所的防疫人员传授有关知识。在这段时间里,经她鉴定地蚤类达20多种。在大理的洱海,风大浪急,苍山常年积雪,郊外常有黄沙柱子铺天盖地而来,有时人被刮到沟洼地里,在才村又曾遇到强烈地震。当她在这里采集到一只雄性潜蚤时,她欣喜若狂,奉为至宝。因为这是所获500多这个新种雌蚤之后获得的惟一一只雄蚤,于是定名为俊潜蚤(珍贵可爱之意),随后报道了这一新发现,迄今已四十多年之久,仍未再次发现这类雄蚤。在我国南部边陲麻栗坡的竜龙与杨万,道路崎岖,到处是陡壁深崖,常起暴风骤雨,还常遇到急流险滩,但她怀着对科学事业的强烈责任感和事业心,在这些地方开展了一次又一次的捕鼠检蚤工作。经过几十年的艰辛努力,她现已拥有从西南、华南、西北和蒙新等地采集到的蚤类标本共有300多种。在《贵州省蚤类志》中的47个种和亚种中有43个种和亚种是经她亲自采集、描述和报道的。《中国蚤目志》中有452种和亚种,而由她发现和描述、报道的共有2个新属和亚属、55个新种和新亚种,隶属于我国蚤目8个科中的5个科。

随着我国的改革开放和对外科技交流的日益扩大,1985年应美国蚤类权威施密森研究院蚤类馆负责人特劳伯(Dr.R.Traub)的邀请,她和丈夫金大雄共同赴美进行参观访问和学术交流,并在蚤类实验室工作了一个多月。在此期间,会见了被誉为“蚤类皇后”的英国蚤类专家罗思柴尔德(M.Rothschild)。1986年她再次赴美,在施密森研究院从事6个星期的研究工作。随后,她与特劳伯(R.Traub)教授商定,共同开展“欧亚大陆及太平洋诸岛松鼠飞鼠类大锥蚤属及近缘属的研究”。本课题内容十分丰富,迄今尚在研究之中。

早在1938年,她苦于国内尚无蚤类文献,只好将几个蚤类标本寄给英国博物馆的乔丹(Dr.K.Jordan),请他给予鉴定,从此相互保持联系。乔丹及其助手、同事后来经常给她寄些蚤类文献,其中最突出的文献是N.C.Rothschild和K.Jordan合办的期刊Ectoparasites,1915~1924年10年的合订本,该刊绝大部分是蚤类研究报道,共印发200册,十分可贵。当她获得一册时如获至宝。经过10多年之后,她鉴于国内仍然设有关于蚤类的专著,于是凭她手中多年来积累的资料,加上自己的实践经验,专门集中精力编写了国内第一部《跳蚤》专著,于1951年由西南卫生出版社正式出版。5年之后,她又编写了10万字的《蚤类概论》,于1956年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。这两本书是我国50年代蚤类研究的概括和初步总结,是我国昆虫学、医学昆虫学、蚤传疾病的流行病学必不可少的参考书。近40年来,一直为我国防治流行病的医务卫生部门当作学习教材使用,并为国外一些研究蚤类的学者们多次引用。另外,在她发表的80余篇关于蚤类的论文中,对我国和世界上蚤类区系的组成、地理分布、互相之间的亲缘关系、宿主关系、起源和进化等理论问题提供了新的科学资料;在应用方面,为防治和消灭蚤类所传播的重要疾病,拔除自然疫源提供了科学依据。关于她撰写的《贵州省蚤类及其宿主关系和动物地理学特征》一文,是她多年在贵州从事蚤类调查研究的重要成果,是一篇最富有地方性特征的学术论文,已收入具有反映贵州解放以来科学成就的《贵州科学进展》一书。她现虽已80余岁的高龄,仍孜孜不懈地倾注全力继续从事蚤类的研究工作。

贵阳医学院创办初期,她就担任生物学教学工作,随后担任长达50余年的生物学教研室主任。她为该室的师资培养、实验室建设、编写教材等各个方面,均作出了很多无私的奉献。她治学严谨,一丝不苟,对学生高标准、严要求,一贯坚持实行理论紧密联系实践的教育原则。她几十年如一日地承担医、药学各专业的本科和专科的生物学讲授,又参加编写全国统一教材即医学院校《生物学》和高等医药院校《生物学》3册,补充教材2种。此外,她亲自参加培训了一批昆虫学专业人才。曾受西南军政委员会卫生部委托举办2期医学昆虫培训班,参加学习的有第七军医大学、西南防疫大队的学员,还有寄生虫专业的进修生。她还举办了各县防疫站副站长参加的防疟医师进修班,共有120多名学员毕业。当时她承担体外寄生虫学的教学工作,自编讲义,自刻蜡纸,自备标本,日夜忙碌。她还受西南卫生部聘请,专门到云南鼠疫防治研究所负责培训各地、州、县的80多名防疫人员。

在20世纪70年代,她受内蒙古大学的聘请,前往呼和浩特市,为内蒙古各旗、县培训鼠类和蚤类专业人员。由于北方和南方蚤类不同,她日以继夜地另编适合当地实际的讲义和图谱,该校领导和学员深为感动。1978、1985、1986年她亲自指导的3名研究生,均获硕士学位。近年来,她提出的《生态学与人类》的课题,在全国高等医学院校现代生物学教师讲习班讲授后,引起了环保、医疗、农业和畜牧兽医等部门的重视。她认为:“保护好生物环境,使自然界保持生态平衡,不只是有利于我们当代人的生活和健康,也是造福于子孙后代,顺利进行四化建设的万全之计”。

1987年9月,贵阳医学院为表彰她和另外2位执教50年以上的教授在医学教育事业上作出的贡献,专门召开了隆重的庆祝大会。她感激地表示:“今后除努力把余生献给党和人民,尚复何求哉”。

1988年全国妇联、中国老龄委员会、中国妇女报联合举办“全国金婚佳侣评选纪念活动”,评选历时9个月。她和丈夫金大雄是参加全国评选的1300多对金婚夫妇中的一对,其中获荣誉奖的有103对,她俩是贵州省惟一的“金婚佳侣”荣誉奖获得者。1989年10月9日重阳节有50对佳侣被邀前往北京参加庆祝典礼,她俩是其中之一,在会上荣获象征幸福长寿的奖杯——双鹤杯。由此引起她对50余个春秋的甜蜜回忆:“我和大雄同日上大学,同在一个系学习,同是研究昆虫,同在一起工作,同在党旗下宣誓,同赴国外访问和考察……我俩风雨同舟,互敬互爱,相濡以沫,为了共同的理想,共同的追求,共同的事业,走过了漫长、艰辛却又充满着爱情——幸福的人生和科学的道路”。她把双鹤杯摆在书架上,每天可以抬头看到它。她说:“这是我们俩五十余年来倾注心血培养出来的,祝愿世界上更多的人们在一生中获得幸福、长寿和欢乐”。她还充满激情地对夫妻感情、事业追求、工作环境亲笔写下了感人的言词:

“世间如有轮回之事,再世我为男,娶大雄(现在的丈夫)为妻,我还搞跳蚤,仍驻大西南”。

主要论著

1李贵真.跳蚤.重庆:西南卫生书报出版社,1951.

2李贵真,金大雄.短头怪蝠蚤的发现及在我国动物相上的意义.昆虫学报,1955,5(3):305-308.

3李贵真.蚤类概论.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56.

4李贵真,金大雄.云南的新种鼠蚤——俊潜蚤.昆虫学报,1957,7(1):113-120.

5李贵真,王敦清.我国荷币蚤属的三种跳蚤.昆虫学报,1958,8(1):67-74.

6李贵真,金大雄.端蚤在我国的发现及其形态的探讨.昆虫学报,1961,10(4-6):505-512.

7李贵真,沈定荣.病蚤属(1932蚤目)的一个新种.昆虫学报,1963,12(3):54-57.

8李贵真,解宝琦,王敦清.我国新蚤属斯氏组的分类研究及新种新亚种记述.昆虫学报,1964,13(2):212-230.

9李贵真,解宝琦.两种古蚤在我国的新记录及雄性内曲古蚤形态记述.昆虫学报,1964.13(5):768-770.

10李贵真,王敦清,解宝琦.我国大锥蚤属的分类研究.动物学报,1964,16(3):479-486.

11李贵真,王敦清,王心娥.新蚤属两新种记述.动物分类学报,1966,3(3):55-59.

12李贵真,陈宁宇,魏书凤.大锥蚤属两新种记述.昆虫学报,1974,17(1):112-116.

13李贵真,陈宁宇,解宝琦.额蚤属三新种和新亚种记述.昆虫学报,1974,17(3):339-346.

14李贵真,解宝琦,杨晓东.大锥蚤属一新种(蚤目:角叶蚤科).昆虫学报,1976,19(3):339-346.

15李贵真,解宝琦,魏书凤.新种记述(蚤目:多毛蚤科).昆虫学报,1977,20(4):455-460.

16李贵真,黄贵萍.我国蚤类的新种和新纪录.动物分类学报,1979,4(4):399-407.

17李贵真.蚤类学研究进展——分类区系、形态学和寄生物研究.贵阳医学院学报,1980.5(1):1-6.

18李贵真.我国大锥蚤属的种团划分、地理分布和宿主关系.昆虫分类学报,1981,3(4):297-303.

19李贵真,解宝琦,龚正达.我国臀蚤科三新种记述.动物分类学报,1981.6(4):402-408.

20李贵真.角叶蚤科概述——分属、地理分布、宿主关系和疾病关系等问题的探讨.贵阳医学院学报,1982,7(1):1-6.

21柳支英,吴厚永,李贵真等.中国动物志·昆虫纲·蚤目.北京:科学出版社,1986.

22李贵真.贵州蚤类志(在贵州吸虱类蚤类志内).贵阳:贵州科技出版社,1991.

上一条:包怀恩教授
已是尾条
关闭窗口


版权所有:贵州医科大学医学科学研究所    地址:贵阳市云岩区北京路9号   邮编:550004